天天中文网 > 醉来时响空弦 > 第二章 想见西出阳关

第二章 想见西出阳关


  ……
  “阳子骖乘,纤阿为御,案节未舒,即陵狡兽。蹴蛩蛩,辚距虚,轶野马,轊陶駼,乘遗风,射游骐。倏眒倩浰,雷动猋至,星流霆击”汉赋里描绘的盛世已经远去了,留下的只有千疮百孔的帝国。此刻,汉王朝就像即将即将落下的太阳,辉煌,却迟暮。
  居摄三年,汉王朝对西域的控制力已经削弱到无以复加的地步。此刻西域都护府的余威犹在,勉强维持着表面的和平,但却暗流涌动。
  小厮无聊的摆摆手,赶走盘旋在头顶上的苍蝇——此处缺水,他又向来不喜欢洗头,所以头发气味有些浓重。他看了看店里不多的客人,暗自叹气:早说了让老板娘把店关了,她却不肯。眼下,西域乱套,客人也少了很多。剩下的都是狠茬子,没一个好相与的,欺负店小,不给钱是常事。可怜,我还没去过江南,他看了看那些个喝酒的大汉,心想,我这辈子算是完了。
  “小子,温酒一碗。”小厮抬了抬眼皮,见是一个壮汉,心道不好,轻慢于他,可不会有好果子吃。“得嘞。”他忙说着,转身欲去盛酒,却被老板娘喊住了。“我去吧。”……这再好不过了,心里想着,却装作不肯。老板娘又道:“去杀一只羊来。”他应了一声,边走边想着,这不会是老板娘的相好吧……
  老板娘温了一壶酒,轻轻放在桌上:“你终于肯回来啦?”“……”那汉子没有说话,只是一碗一碗地喝着。她默默的看着,却忍不住滴下几滴眼泪。汉子本想装作没有看到,还是终于忍不住开口:“莫哭。我还要走地。”“一定要亲自去么?”汉子抬起头,看了看店里不多的客人,道:“回去吧,等我回来。”她点点头——她一直都很相信他的,大概是多年的信任。
  汉子慢悠悠的喝着酒。看着天色慢慢地暗下来。他起身道:“我走了,你也走吧。”她点点头,见他走远,关了门。以后大概不会再开了吧。
  “嚯——”铁匠铺子里灯火通明。大漠的混乱给他带来了好生意。铁匠擦擦汗,看着来客:“决定好啦?”来人正是那汉子。“没有回头路了。”“以前也有像你这样的一个人,可是他死了。”“以后也会有像我这样的人。”铁匠笑了一声,听不出高兴还是悲伤。“把剑给我吧。”唉,这算什么呢?铁匠想。他转身钻进里屋,取出来一个匣子,递给他:“记得还给我。”他点点头,拿上匣子走了。
  他对杀人这件事一直很是排斥。只是这件事不得不去做。仇恨的火焰远远超过对死亡的恐惧。他一边走着,一边抬头看天上的星星——茫茫的大漠不需要注意多少脚下的路。真美啊,以后大概看不到了。他摇摇头,仇恨的火很快再度燃烧起来。多少人指望着仇恨活着呢?期待着复仇的快感。穷人仇恨富人,下位者仇恨上位者……他觉得自己有点想得太多了。
  路并不远。走了两天就能遥遥看到休循州。地方不大,却是往来商队必经之所,只是最近这里不很太平,搞得人心惶惶。
  一别十几年,那人还活得好好地,他在漆黑地夜里布下的恶毒的诅咒一个也没有应验。但复仇之花已经开放了。
  路人见他行色匆匆,又是一个壮汉,身带利器,纷纷避让,竟让他径直闯入城中。他也不言语,奔城南而去。距离越近,他越能感受到体内的血液的沸腾。也许这就是为什么人们沉迷于复仇吧。
  但是他隐约觉得情况有些不对。越靠近那里,他就愈能看到一些人面有戚色……
  他死了。
  他死了?他看着白色的灵堂,脸上没有一点表情。他该作何表情呢?不知道,也不想知道。他拔出剑,用力插在地上,不顾周围人惊惶的眼神,走了进去。他看着这棺木,不知道作何感想。这就是我们最后的归宿吗?所有的隐忍到头来都是一场空罢了。真是一次失败的复仇。守城的卫兵匆匆赶到,但他也没有出手伤人,只好放任他离去。
  他跌跌撞撞走出城,忽而觉得迷茫。三十多年,支撑他唯一活下去的动力只有仇恨。无法发泄的仇恨,却只能被称为笑话。
  多少还是有些感伤吧?这种莫名的情绪真不想感受第二次。
  他踏着漫漫黄沙,走上归程,却在半路上遇到铁匠。铁匠准备和一个商队去往东方。他想把剑还给铁匠,铁匠却摇摇头:“我不要没有染血的剑。”他虽然有些疑惑,却也不想看见这剑,索性一扔:“那就让它和沙子一起去吧。”铁匠怔怔地出神:“也好,也好。”……
  他有些恍惚地回到城里,推开酒馆的门,看着冷清的酒馆,叹口气。“有酒吗?”没人应。他又提了声:“酒!”老板娘走出来,正要说关门,却一时楞在那里。“有的,有的。”他喝着酒,她看着。“明年去看桃花吧。”“好。”她听不到声音里的激动,本能地答应了。“以后,委屈你了。”“没有的事。”
  长安,还是一如以往的繁华啊。谁都看得出来,这是帝国的余晖,但还是让人惊叹。铁匠看着照在宫殿上的阳光,不知想些什么。“把我菜刀磨一下。”“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