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太清楚,先生,我当时很迷糊,记不太清楚了。”文德对莫洛维戈的反应大为惊讶,对他接连的质问也无法给出确定的回复。“不过后面的事我记得很清楚。”
  “后面发生了什么。”莫洛维戈问道,语气中充满了急切。
  “弗雷德晕倒后那块石头在我的手里居然也闪闪发光,可是奇怪的是只要一离开我的手,它就又成了一块平平无奇的石头,表面粗糙灰暗,很不起眼。它散发着光芒,还有一圈又一圈奇妙的魔法符纹,那些符纹又复杂又密,我觉得即使是伊塔洛斯先生也未必能看懂。”文德不紧不慢地说道。“除此之外什么也没有了。伊塔洛斯长老后来才发现这个现象,他让我拿着那块石头,于是石头就像是活了过来一样光芒四射,符纹密密麻麻,然后他又从我手中把石头夺了过去,就那么一眨眼的功夫,那块石头就变得像睡着了一样安静,我看得出来,伊塔洛斯长老十分困惑,也十分的激动,我说不上来是为什么,然后他就宣布仪式解散,学徒们都回去了,我相信他们都一头雾水。仪式解散没多久,所有的长老都回来了,祭堂里空荡荡的,学徒就只剩我一个了,而我本不应该在那里的。”
  “伊塔洛斯长老一直黑着脸,让我以为弗雷德是不是被我砸坏了,我想道歉,可是又开不了口,我站在祭堂中间,所有的长老们都盯着我看,天呐,这辈子我从来没有被这么多长老一起盯着看过,他们有几个人一直在小声的咬着耳朵说话,许多魔导师我并不认识,但可以肯定的是有些人并不是泌克尔特星光塔的魔导师。再后来伊塔洛斯长老问了我一些问题,我都答不上来,然后他们自己却吵开了,吵的不可开交,嚷嚷着什么选中的是弗雷德,说应该是由弗雷德去完成,但是最后不知道伊塔洛斯长老说了些什么,所有人都离开了,伊塔洛斯长老让我跟他去书房,我以为我又要被关禁闭了,结果却没有,即使我惹了这么个大麻烦。”文德一脸困惑,从他惹祸开始他就觉得他老是处在一些许多他不明白的事情里面,那个石头发光跟他有什么关系他并不清楚,可是他确实感受到了有什么东西吸引他,而当时祭堂上唯一可能的就是那块石头了。
  “他问了你什么问题?”莫洛维戈径直向倒在地上的一根粗壮的树干走去,轻轻地坐了下来,文德也紧紧地跟了上去,他发现自己坐上去后,脚就够不着地面了。
  “伊塔洛斯长老问我感受到的被什么东西吸引是怎么回事儿,我说好像是那块石头,它闪着光,然后我就感觉有什么力量拽了我一下,我就掉下去了,事实确实是如此,但是我又没有证据,而后来再也没有出现那种感觉了。”文德荡着双脚,脚跟一直轻轻地拍打着树干:“然后伊塔洛斯长老就开始给我讲故事了,故事一点儿也不有趣,我听不太懂,是一个和预言有关的故事,那个预言球就放在伊塔洛斯长老的书房里。”
  “等等孩子,你是说一个预言,你介意和我一起分享下吗?”莫洛维戈伸出宽厚的大手。“我会向你施展一个魔法,让我们一起重新再看看当时的情景,不要害怕孩子,这不会伤害你的。”
  “好的先生,如果您喜欢的话。”文德毫无戒心的伸出他的手,他刚一接触到莫洛维戈的手便觉得整个人像是被一股强大的力量拽着向后飞起,这感觉非常难受,他像是在飞,同时给周围的空气压的喘不过气,等他稍微能分辨开来的时候看到他周围的景色正在飞速的向后退去,一切熟悉的不熟悉的树木和场景都被拉的老长从他的眼前溜过,最后他咻的一声停在了伊塔洛斯长老的书房里。
  “哇!”文德因惊恐而不由自主的尖叫,事实上一路他都在尖叫,只不过现在停下来了,他终于能听到自己的声音了。
  “别害怕孩子,我们在你的记忆里,不会伤害你的。你看前面。”莫洛维戈慈祥地拍了拍文德的头,文德惊恐地看到另一个自己站在伊塔洛斯长老的面前。
  “我们在你的记忆里,放心,你不会受到任何伤害,我们一起看一看伊塔洛斯那个老家伙到底对你说了什么。”
  文德的心怦怦直跳,一半是因为害怕,一半是因为好奇,他走上去前伸出手去戳一戳另外一个自己,却发现自己的手径直从自己的脸庞穿了过去,没有产生任何影响,这个场景十分诡异。
  “这是你记忆中的自己,没有任何实际物质,你不能影响这里的一切。”莫洛维戈看着文德那因吃惊、害怕而神色异常的脸解释道。“我想刚好到了我们想要的那部分。”
  只见伊塔洛斯长老的脸上写满了担忧、愤怒和焦灼,他脸上的每一道皱纹都清晰可见,正面对着文德,问道:“是星辰碎片把你从楼梯上拉下来的?不要对我撒慌文德。”言语中有着刻意压制的冲冲怒气。
  “是的,伊塔洛斯长老,我说不好,那个石头.......闪闪发光,然后......什么东西.....拉了我一把,我......掉下去了。”记忆中的文德语气因害怕而结结巴巴,他无助地站在那儿,两只手不知何处安放,只得紧紧地握在一起。“我很抱歉伊塔洛斯先生,我砸到了弗雷德。”
  “好吧,现在别说那些了。”伊塔洛斯得到了肯定的答复,语气渐渐缓和下来,“听着文德,你闯了大祸,不过这也许是命中注定的,是你,你被星辰的力量选中,你要去完成预言孩子。”
  记忆中的那个文德一脸迷惑,不知听懂了没有,而文德自己根本想不起来伊塔斯长老是不是说过这番话,可能当时他太过害怕,以至于都没有听到伊塔洛斯长老说了什么。
  “坐下吧孩子。”文德顺从地走到一把软背扶手椅子的面前,然后坐了下去,听话的像个木偶。
  “这个预言球在泌克尔特星光塔很多年了,只是一直没有人能够打开他,所以也无从得知里面是什么内容,就在几天前,它上面的封印自己解开了。”伊塔洛斯长老也不管文德有没有听懂,继续自顾自的说着:“预言是伟大的魔法师泌克尔特留下来的,能够聆听到他的声音真是我的荣耀。”
  伊塔洛斯长老起身走向他身后的书柜,不知他触动了什么,书柜缓缓的向两边挪开,露出了一间隐秘的小屋子,他径直走进去,出来时手里捧着一个透明的玛瑙球,玛瑙球里面,乳白色的烟雾状的东西来回的游走,不停地上下缭绕着,伊塔洛斯长老将手放在上面,烟雾急剧地跳动起来,在小小的玛瑙球中飞速游走,突然一个苍老而遥远的声音从玛瑙球中传了出来:我感受到了,我的挚友,同时也是我的夙敌——阿瑞亚,他的力量即将苏醒,那可怕的力量,星辰也必然要复苏。阿瑞亚即将再次回到这个世界上,带来那最黑暗的时刻,而我,已经没有力量去阻止他了,但是我会指引你们找到可以战胜他的人,请务必指引他找到所有星辰的碎片使星辰重归完整,同时让他走上正确的道路,否则他将会带来灾难。这个人会带着星辰的力量帮助你们战胜不可战胜的敌人,星光塔留存的那块星辰碎片上面有我残存的魔法,魔法的力量会指引你们找到他,他就在星光塔之中。这段话说完,烟雾再次安静下来,缓缓地流动着,伊塔洛斯长老也将手从上面拿下来,小心翼翼的将预言球放回去。记忆中的文德呆呆的坐在那儿,无知无觉。
  “这就足够了文德,我们回去吧,把手给我。”莫洛维戈满脸凝重,再次朝着文德伸出了手,文德毫不犹豫的将手伸了过去,刚一接触到莫洛维戈的手,那种撕扯的力量再次袭来,紧紧地拉着文德向前飞去,他已经看不清楚周围的东西,只觉得一切都搅在了一起,色彩斑斓,就那么一瞬间,周围一黑,他又回到了原地,此时的他正坐在森林里的树干上,四周又变得那么真实。
  “发生了什么?”文德喘着粗气,心跳的飞快。
  “我们去看了看你的记忆,从里面了解了点儿东西。很重要的东西。”莫洛维戈起身,向着回去的方向走去。“伊塔洛斯害怕了,我感受的到,这些日子以来感受到的所有的不安的源头也找到了,阿瑞亚,真是久远的声音,沉睡了一千年的力量啊,带来那最黑暗的时刻。”莫洛维戈喃喃自语,这个伟大的苍老的魔法师此刻眼神飘零,声音低落,对于即将到来的一切,他不是若无所觉,然而当他真正了解了之后,他也本能地害怕起来,伊塔洛斯将一个重重的担子放在他的肩膀上,出于对这个昔日老友的信任,只是连他自己也不敢确定,是否能够承担的起,而他怎么样也想不通,这个世界上有那么多优秀的魔法师,为什么泌克尔特的预言偏偏选中了一个十二岁的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