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中文网 > 关于我转生在日本的这档事 > 第二十七章 尾奏 二

第二十七章 尾奏 二


  和茉莉在学校的楼道口分别,唐泽朝着自己的班级前进。在班级门口突然停下了。只是停留一瞬间,然后又来到门口。
  “呵。”
  看到班级里的情况,他发出果然如此的感慨声。
  窗边的位置,樱静静坐在那里,用手托住自己的脸,看着外面。
  以唐泽的角度只能看见她的侧脸,和扎成细长单马尾的头发。
  “早上好,来得这么早?”
  “你也早上好。”
  樱用手揉了一下眼睛,貌似很疲惫的样子。
  “生物钟没有调整好?”
  唐泽将凳子拉开,书包挂好,坐了下来。
  “不是,昨晚补了你带过来的作业。”
  “真是幸苦啊!”
  唐泽只能在心里为她哀悼。
  樱平移着视线盯着唐泽,然后又将视线平移回去,大概是想要表达“不要幸灾乐祸”,接着说
  “你是准备一直升学的吗?”
  “对,活到老,学到老,知识这种东西越多越好吗!”
  “我......”
  樱发出声音之后,又闭上了嘴,没有把话说完。
  “怎么了,话说到一半?”
  “我也决定升学。”
  “那你是学习理科还是文科,有心仪的大学没有,我觉得你选文科会比较好一些。”
  “你不是吗?”
  樱脱口问道。
  唐泽花了一点时间才明白樱的具体意思,回答道
  “这个我还没有具体决定,还有一学期,不是太着急。”
  在这所学校,高二最后一学期决定文理,然后在高三重新分班。
  “嗯。”
  樱应了一声。
  “对了,你通过比赛赢的指定便当餐券被我用完了。”
  “啊?”
  樱转过头,带着震惊的表情。
  “开玩笑的,保管在老师那里。”
  樱没有继续说话,但本来按在腿上的手默默变成了拳头。
  .......
  上午的课程结束,最后一节课是御门老师的课,下课之后,老师让樱跟着她去拿餐券。她们之间一定有很多话讲。
  唐泽和她们同路,到达职员办公室和去食堂的路有一段是同一条路。
  “实际上,因为你太久没来的缘故,用餐券被我和唐泽用完了。”
  老师开着老套的玩笑。
  “这个一点也不新鲜,早上已经有人这样说过了。”
  樱不为所动。
  “我也觉得挺无聊的。”
  老师自己缓解尴尬,然后用愤懑的语气说
  “我想要去家访,你竟然找借口拒绝了,我很伤心。”
  “不是借口,是实话。母亲确实很忙碌。”
  “那是不是我说去探望你,你就同意了?”
  “那我会说考虑到身体不好的原因,并不能接待。”
  樱一脸正经的说。
  “什么时候你也会开这样的冷玩笑了?”
  老师发出疑问之后用笃定的语气接着说
  “还有你根本没生病,别以为我猜不出来。”
  “低烧,35度8。”
  “低烧是这个意思吗?”
  老师翻着白眼说。
  “你们俩是在说相声吗?”
  “才没有。”
  两人异口同声。
  “还说不是!”唐泽在内心这样想。
  他表示理解,并决定给她们表演的舞台,开口说
  “我走这边,再见。”
  “等等,餐券给我,我帮你带。”
  老师开口说。
  “谢谢。”
  这种说法就意味着大家一起吃午饭。
  ......
  大家在网球场前方的亭子中集合。
  “冬天的话就不能在这里吃饭了。”
  老师将便当放在桌子上坐下之后感慨道。
  “不过如果在寒冷的环境下吃火锅的话一定很舒心。”
  唐泽想了想说。
  “可是这里又没有电。”
  老师看着周围说,
  “如果用明火的话,估计不是检讨书可以解决的问题了。”
  “你还在真的在认真考虑?”
  唐泽见老师一副认真的模样。
  “我只是在比较认真的开玩笑而已。”
  老师用无语的表情看着唐泽,然后接着说
  “三种口味,你要哪一个?”
  在老师问唐泽的时候,樱特地空了一个位置,在距老师稍远的地方坐下。
  “我不挑。”
  唐泽拿了一份之后,开口问
  “怎么了?”
  “哈哈,是樱害羞了。”
  “没有。”
  樱立刻否决道。
  “之前发生了什么?”
  唐泽好奇地问。
  “不许说。”
  “只是稍微让彼此变得坦诚一些而已。”
  老师露出迷人的微笑。
  然后大家开始吃午饭。
  “马上又要到新年了,时间真的是过得...”
  老师挑起无意义的话题,说到一半又立刻住口。
  “谁说不是呢!”
  唐泽搭话。
  “时间为什么不能慢一些呢?”
  老师看着美味的便当,突然没了胃口。
  这个时候,唐泽想到即将迎来考试的静。
  高三的学生并没有第三个学期,从一月之后便要留在家里专心备考。
  然后再过一年就要迈向各自的未来。
  他的目光看向远处灰蒙蒙的天空,遥远的同时,却又莫名的觉得很近。
  .......
  樱与老师
  御门老师和樱沉默着走在去食堂的路上。
  樱落后老师半个身子,口袋里面装着老师刚刚交给她的用餐券,她抽出两张握在手里。
  “樱决定吃什么?”
  老师转过头问。
  “到食堂观望。”
  “原来是临时决定派,我也是。只有出现具体的东西才能决定下来。”
  老师深有同感。
  樱握紧了手中的用餐券,开口说
  “这个.......”
  “怎么了?”
  老师看着樱问。
  “没什么。”
  老师疑惑的收回视线。
  两人继续沉默走了一段路。
  “其实你不用感到抱歉的。”
  老师搭话道。
  樱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我知道你是怎么想的,这并不是作秀,也不是欺骗。老师我遇到过很多这样的事情。类似的有在做大扫除的时候,有的学生遇到了我便会比之前更加认真。这让我联想到了自己小时候。我小时候喜欢看电视。但是父亲管得很宽,当时我学习也不好。但是没看完的故事很勾人,总是管不住自己。于是就会偷偷打开电视,一边看一边愧疚。但总是被抓到,然后就会挨训。”
  说到这里,老师露出笑容。
  “之后,我想出了一个办法,就是帮母亲做家务,专门挑脏的来。有一次,早上父亲不在家。我帮妈妈打扫完卫生,衣服全部脏了。妈妈说你快点去洗个澡。我说等等,然后就打开了电视。妈妈催了我好几遍,我猜当时她一定明白了什么,就没有再催我。于是我一直等到父亲回来,他见我没有在学习,反而在玩,但并没有生气。反而说打扫完就赶紧去洗澡。于是我心安理得的洗完澡回来继续看没有播放完的故事。事后想起来也会愧疚。父亲母亲为我做了很多,我却还跟他们算得这么清楚,一份家务等于多少的玩耍时间。”
  御门老师停了下来,樱也跟着止步。
  老师用手掌轻轻贴在樱的脸上轻声说
  “这并不是什么值得羞耻的情感。我想我一定只会对亲近的人这样做。虽然直到现在我依旧会觉得不好意思。”
  樱回想了一下唐泽的解释,和老师的比较一下,在内心笑出声。
  “这是用餐券,我想请老师吃饭。”
  樱放松自己的情绪,内心充盈着感动,靠着这一股热流,盯着老师的眼睛,她将话说出口。老师不愧是大人。
  “谢谢。”
  老师接过用餐券,带着笑容说
  “因为一想到他们也和我曾经一样陷入煎熬之中,我就觉得很开心。”
  樱的满腔感动,瞬间被浇了一大盆凉水。她板脸,扭头就走。
  果然还是待在家里会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