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中文网 > 医仙小猫妖 > 第五二零喵:回程

第五二零喵:回程

????望凌港,天清气爽。
  
  ????买好前往镇魔关的船票,花九拉下斗篷兜帽回望远处山丘,距离太远只能看清一道黑影,看不清灵石脸上依依不舍的表情。
  
  ????花九扬唇一笑,冲那边挥了挥手,然后便踏上开往镇魔关的商船。
  
  ????山丘上,灵石耷拉着耳朵按了按腹袋位置,里面装满了花九给他的各种丹药,其中最多的是化形丹。
  
  ????魔兽化形艰难,有了化形丹便能提前化形,提前开发灵智。有了灵智就能听懂命令,就能统一指挥,这对他们的发展和生存非常重要。
  
  ????其次还有《碎骨爪》和《踏雪无痕》的功法,三天时间,花九硬是提着棍棒,敲得灵石开了窍,将两部功法全都融会贯通,能够再教给其他魔兽。
  
  ????这两本功法原本就是天品魔功,简单易学威力大,很适合兽类修习。
  
  ????除此之外,还有灵石讨厌的东南希也给他了许多魔符、刻画好的阵盘等物。
  
  ????灵石虽然讨厌东南希,嫉妒他能一直跟在花九身边,但是他不得不承认,东南希很厉害很聪明。
  
  ????“犬神大人。”
  
  ????一头苍老的魔猿走上山丘,走到灵石身边,他手上拿着的正是花九和东南希制定的那份规划。
  
  ????“犬神大人的朋友很厉害,我们现在这样四处偷袭各个部落关押魔兽的地方,的确不妥当,与其小打小闹,不如像您那两位朋友说的那样,联合整个东域魔洲所有魔兽族群先行建立大本营,然后潜心修炼小心筹谋,等到时机成熟时,再干一票大的,让所有魔人氏族都看到我们魔兽族群的反抗。”
  
  ????远处商船已经开走,逐渐消失在地平面上,灵石深吸一口气重新打起精神,脑海中闪过一幕幕先辈遭受屠杀凌虐的场景,这刻在血脉里的仇恨无法抹去,还有他一直没有告诉花九的,关于三头魔犬的宿命。
  
  ????所有的一切都让他此刻只能隐忍,只能孤身留在魔界。
  
  ????“好,猿长老您来安排,我要先去见哪个部族?”
  
  ????猿长老对灵石慈爱的笑笑,跟灵石一起走下山丘,边走边说。
  
  ????商船上,花九站在船头一直看着港口,直到港口消失在视线中才收回目光。
  
  ????“花前辈!”
  
  ????惊喜的声音传来,花九一回头就看到之前曾遇到过的那个仙农宗的弟子钱粮才。
  
  ????原本花九是要隐藏身份离开魔界的,可是她从小洞天里出来时,发现外面风平浪静,黑煞之死也由黑狼一力承担,根本没人知道曾经有昆吾弟子出现过。
  
  ????想到离开时的检查比较仔细,万一被魔人发现她故意隐藏身份,到时候会有更多盘查。
  
  ????所以她还是原来的打扮,钱粮才一眼就认出了她。
  
  ????“咦,跟花前辈一起的那位前辈呢,你们不一起回去吗?”钱粮才好奇问道。
  
  ????东南希重伤痊愈,又中媚香,也不知道是她治疗的时候哪根神经搭错了,东南希突然感觉他要突破了,所以花九就把他留在小洞天里。
  
  ????“他有点事情。”花九敷衍道,“你怎么也这么快回去?”
  
  ????钱粮才有些自来熟,直接靠在花九旁边的围栏上,“我就是个打先锋的,来探查一下魔界的地形,留下一些种子试种,等到有结果了魔人自然会通知宗里派大批弟子来,所以我就准备回去了,留在魔界不自在。前辈是准备回昆吾吗?我还没去过昆吾,能不能带我去见识见识?”
  
  ????花九回以礼貌的笑容,“若想拜访,自行到山门前下拜帖就是,会有弟子接待你,我属于凌云峰,可能不太方便。”
  
  ????“这样也好,前辈一看就是大忙人,我可不能打扰前辈。对了,前辈也没到过我们仙农宗吧?你等等啊。”
  
  ????说着,钱粮才就从储物袋里翻出一面令牌,不由分说的塞给花九,“我刚晋升为内门弟子,可以邀请一位好友到仙农宗作客,前辈要是有空就来,咱们仙农宗虽说没什么风景名胜,奇闻异事,但是咱仙农宗的灵食那可是凌天界一绝,吃的都是自家灵田里种的,畜棚里养的,安全,干净还好吃。”
  
  ????花九呆滞的攥着令牌,原本还想拒绝,可听钱粮才一提到吃的,她耳朵噌的就立起来,眼底也不由迸射出一抹亮光。
  
  ????“你们……都有些什么吃的?”
  
  ????“那多了去了,您听好啊,有蒸羊羔、蒸熊掌、蒸鹿尾儿、烧花鸭、烧雏鸡、烧子鹅、卤猪、卤鸭、酱鸡、腊肉、松花、小肚儿、晾肉、香肠儿、什锦苏盘、熏鸡白肚儿、清蒸八宝猪、江米酿鸭子……”
  
  ????钱粮才嘴巴气都不带喘的报菜名,花九嘴角的口水越流越多,她赶忙抹了一把喊道:“好了别说我,我去,肯定去。”
  
  ????钱粮才质朴一笑,“那咱们可说好了啊,到时候前辈来找我,我带前辈吃遍仙农宗。对了,那令牌你收好,虽然我们仙农宗不像金灵洲那么难进,但是每年也限定访客数量,今年只放了一百面令牌出去,我好不容易才拿到的。”
  
  ????花九看了眼手里那面麦穗样子的令牌,突然觉得有点不好意思。
  
  ????“你有没有什么想杀的人,我可以帮你杀一下。”
  
  ????钱粮才愣了下,赶忙摆手道:“没有没有,我们仙农宗的弟子都是很和平的,从不干杀人放火的事情,我是打小就崇拜昆吾剑修,可惜自己没那个资质和毅力,所以看到前辈就特别喜欢,前辈不用觉得不好意思。”
  
  ????花九这么脸皮厚的人,此刻也被钱粮才弄得真心不好意思起来,想起上次在仙绝海沟,她和东南希把钱粮才扒光捆在屋里的事情,她就恨不得挖个洞钻进去。
  
  ????这世上怎么会有这么不记仇还热情的人,她以后一定要对这个小子好一点。
  
  ????“我看你脸色不是很好,是不是有什么暗伤啊,来让我看看。”
  
  ????花九和钱粮才就坐在船头甲板上,花九帮钱粮才检查身体治疗暗疾,钱粮才给花九讲仙农宗的事情。
  
  ????这一路的枯燥就这么被打发掉,不知不觉就到了镇魔关。
  
  ????花九才一下船,就发现一个昆吾弟子在码头张望,看到她时眼睛一亮,急匆匆的迎上来。
  
  ????“花师叔你可算回来了,堂主有令,让你一回来马上到荡魔堂去,有个人要见你。”